第1039章 【昆仑都】陷落(52)—不死之秘(1 / 3)

噬主!

鲁达很快就意识到了【天魔胃袋】的行为,然后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——何为主?谁能成为【天魔胃袋】的主?蓝九机充其量只是一个自仍未饲主的家伙,双方或许不过是合作关系!

反而是【天魔胃袋】在这种情况之下,直接将蓝九机给吞了,才更加符合【天魔胃袋】的属性——这本来就是从【天魔】身上拆出来的啊!

想起来,蓝九机也是真的心大,他究竟是怎么认为,自己能够操控这种邪恶玩意的?

但…似乎也有另一种可能。

“老曹,该不会是你干的吧?”鲁大师目光古怪地看着已然被阵法困锁的大院长。

这怀疑不是没有理由的——不管是从曹秋道策划了这次假死,又或者蓝九机洞悉了【天魔胃袋】之中已经有了半颗的长生大药这件事情——鲁达可记得当初归还【天魔胃袋】的时候,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。

这时候,面对鲁达的怀疑,大院长并没有任何的解释。

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【天魔胃袋】的反常也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——他确实有尝试过操纵【天魔胃袋】,但自问效果并不比蓝九机更好。

又或者【天魔胃袋】只是刚刚脱困而出,一时失控,又或者它是真的饿了,来者不拒——这也相当符合【天魔胃袋】这玩意的魔性。

本来,想要操控【天魔胃袋】,就无疑是与虎谋皮。

见曹秋道沉默,鲁达更是瞪大了眼睛,目光幽幽,“真是你……”

当弑师这种行为真正地完成时,心中尚且有师道的人,实在难受,总会惆怅,并不是因为对蓝九机的怜悯……怜悯?

蓝九机能关入【天牢】十八层的人,死一千次也死不足惜。

咀嚼的声音渐渐平息。

几人的心思也越发的绷紧,【天魔胃袋】接下来究竟是如何行动,谁也说不清楚——但毫无疑问,蓝九机与曹秋道这俩想要谋划长生大药的家伙,实在是放出来了一个极度麻烦的玩意。

鲁达没有参加过当年的【天魔大战】——那会儿他还没有出生,但并不妨碍他从各种途径了解当初的情况。他甚至还想过通过【遗迹之门】达到当年的时间,只可惜事与愿违。

【时光界主】曾经与【苍蓝洞天】的尊者们,将整个苍蓝的时间化作了两部分,洞天形成的前后便是划线。

正因为了解过,才知其可怕。

几乎所有的古之大帝的道都陨落,那之后整个【苍蓝洞天】几乎倒退到了刚刚诞生的水平,至今为止,圣皇的数量都没有恢复过来,本应该是人族一家独大的局面,自此【妖境】,【联盟】与【净土】三足鼎立,划分而治。

这或许也是当初所商量好的,毕竟居鲁达所了解,当初大战时候,妖族与【净土】的秃子似乎并没有在背后捅刀子。

讲道理,名字带个【尊】字的,有一个算一个,鲁达都知道是老银币,没有冤枉的。

“你能联系哪个?”鲁达烦躁地抓了把头发,直接向宋教习问道,他不想理这个烂摊子,自身也根本把持不住,这不是旷世机遇,这TM分明是绝世杀劫!

宋教习略一沉吟,便取出了一枚巴掌大的白玉玉如意出来。

“果然是【玉京山】。”鲁达目光一亮,对于自家闺女能够上达尊听之事没有丝毫的奇怪,“那就联系吧,没有什么好犹豫的。”

见到宋教习取出【玉京山】信物之时,大院长脸色便已经彻底黑了下来,他默不作声,全力以赴,疯狂地抵抗者阵法的束缚。

几人间的思考,讨论,行动其实不过瞬间完成……时间并未过去多久,甚至只是【天魔胃袋】刚刚咀嚼完而已。

呵吼——!!!

一声声恐怖的巨大响声猛然传来,【天魔胃袋】那血红色的大口张口,吞动的气流挤压之间,竟是发出了类似咆哮般的声音。

宋教习此时手中的玉如意已经化作虹光飞出,刹那间消失不见,全能之板闪烁,鲁达知道随时可以躲入【赤王陵】之中,大院长已经成功走到了大阵的边缘,眼见就能脱困而出。

【天魔胃袋】如同一个巨大的皮球般,瞬间砸落下来!

小洛SIR却不动声色地微微摇了摇头。

他忽然有些理解【店铺】作为【圣地】时期的那位圣主的想法——虽然老板的视界当中只有黑与白,但某些外形太过惊悚的东西带来的观感确实很难阐述。

——真的好丑啊……

便见【天魔胃袋】突然停了下来,硬生生地停在落地不到十米的高度,这份极速的刹停惊得曹秋道三人心弦都彻底绷紧。

此时,【天魔胃袋】浑身似乎膨胀了些,外部胃壁上的血管凸显,不断地蠕动,一张血红色的大口极速地发出了【哈】,【哈】似的声音……激动无比般。

无数恶臭之味瞬间冲入了空气的分子之中,似乎能空气分子的本身解构都能够污染般,一股黄绿色的雾气,浓度开始提升,肉眼可见。

小洛SIR冷不丁后退了一步。

饶是荒野大神般存在的鲁大师,此时也好一阵的头晕眼胀,这TM实在太有味了!

——铮——!